沿着重庆南路,第一个路口左转,北一女方正的校门倏地出现在三叉马路上。
  门卫问我从哪里来,北京还是上海?答曰南京。连连说,“那是曾经的'帝都’奥”,我笑笑,回头看着校门外正对着的市政府。一个男老师朝门口走来,向门卫打着招呼,门卫两面介绍着,这是物理博士,这是南京来的交换生。我一时腼腆,不知该握手还是怎样,老师看出我的窘迫,伸出手欢迎我。
  台北,是座与南京太像的城市

浅沉于水下
人不再是一具有表情的活物
瞳孔被染上蓝色
皮肤被染上蓝色
可以选择晕染
夹杂不同深浅的蓝
我们的自由因为
波荡的水面
化作一个可以飞跃海平面的符号
每个人
看到讯号
便从船上跳下去
伸开双臂
纷纷染上蓝色
在海里透明一般
只有轮廓
一具形体的轮廓
鲸鱼
穿过我们的胸膛
我们低头凝视,看见心脏与
它的眼睛严丝密合
仿佛我们的心脏
就是它的眼睛

我刻意想拍到每个类似于电影的场景,但是好像没有一首加州旅馆类的歌我是没有办法去触碰到这个城市的神韵。

对于去香港的计划是筹划了好几个月的,只是因为我对它太好奇,我浸淫港片多年,尤其王家卫,徐克之类牢牢霸占八九十年代电影奇观的导演们,他们手下的那些场景,迷幻,不可接触。

到了香港才发现,语言是个巨大问题。标准普通话到这里就不再是标准,这里的官方用语是粤语与英语。站在似乎一脚就可以跨过去却仍然设置等待无比久的红绿灯的路口,头顶只有一方小小的被高楼压缩的天空,我就知道,这里不等同于任何一个我所走过的内地城市,这是难以复制的城市。


我想念欢愉就像在想念死亡
我没有死的决心
更没有生的意志

蟾蜍在窗外叫了


  我的时间观念总与动物叫声有关。
  住老房子的时候,拔腿出去小广场,拎起带扶手的小滑板车,顺着坡刺溜一下就蹬出去了。两旁的梧桐树是高的,若是春天,便带着絮絮,满脸飞。秋天比较有意思,梧桐树掉下的果儿,像毛毛虫,一踩一啪叽,粘的两脚毛。小广场上玩什么不打紧,玩着玩着昏了头忘了归家是不大可能的,因为到了那鸟哗啦啦往树林涌去,四声杜鹃唱着“不如归去”的调调时,我就家去了。后来搬了家,升了年级,也就不是小广场的常客了。一日路过那里,听到一声尖锐的杜鹃叫声,浑身一颤,急急忙忙停下车来,拿起手机搜一搜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如此熟悉,等到身后的小孩子吵吵嚷嚷地跑出来时,才想起这是老天爷给我...

小野孩LensLife:

小野孩LensLife·镜头人生:

艾略特·厄威特 趣味街头集锦分享

如何诚实地生活?

  前两日是小波先生的祭日,今日看到一条秘密:“生病这么久了,这一次恐怕真的要走了,不过我还是会加油的!”我觉得我应该开始居安思危了。
  我如今还不知生活二字为何物,然而对于诚实却有些侠气的理解。我今年虚廿岁,接触的不多,阶级的矛盾显现得也不够明显,一些带有反抗不公的缩小版阶级斗争,便自认为是一种诚实。是带有剑客精神的诚实。
  很明显,这种诚实给我带来了不便。
  于是,我开始“虚伪”。讨好我不喜欢的人,漠视与我无关的不公,压抑天真,暗暗地嘲笑。我“天生优越”,别人都是大俗,以为自己高明过普世价值观,这些,都藏着掖着,表面还是唯唯诺诺地应着。
 ...

苏州 窗牖

苏州   窗里之窗

访鸡鸣寺

  庙殿金瓦上的金针正嵌着一轮夕阳,下午四时整,忽的听到毗卢殿一声偈语长念而出,紧接,二三十僧尼共唱。那一声直入心脾,湛入骨髓,直荡脑上,久久不能忘怀。那是天山上的雪莲;是叶层中的光影娑婆;是羞涩地打着朵儿的荷花;是娴静月光下的睡莲;是边城上渔歌唱晚的夕阳映入江;是哭啼婴儿中第一声的滥觞。将陷入泥潭中的我,浸泡在染缸中的你,散泻在浮躁翩翩、妄想纷纷、鱼淫狗杂中的他,脱离,不!隔离开来。像面柔软的墙,洁净的帘,分散出这污浊的世界。对,到天上去,到只有纯净的云与蔚蓝的天上去!

  与友人长跪在庙外半小时,听那经,那咒,那似沉封百年庄严的大木鱼,那叮叮直敲心...

远方:

来一组黑白碎片

凤泊鸾飘别有愁,三生花草梦苏州。——龚定庵 
网师园 苏州

我经常带着一种炫耀式的思想,利用知识,去分析,去消解,后来也就厌倦了。哪个人都不是个蠢子,时刻防备着你的人精儿,博弈着的文化批评,都是二手的经验,二手的人生。我所想要的,不过是踩到脚底的一点点思维的渗透,所带来的骄傲感,和无聊的心态。隔岸观火,水中捞月,都不如让我直接去火场走一走,去水里捞一捞。这个想法的后果,就是我有许多电影想看,许多书想读,然而都比不过在哪个角落里无聊的待上一阵子,就这样待着或是无聊的走着,时间就过去了,理想就过去了。

15岁时我听英文歌,拍对不准焦的糖水照;16岁我听后摇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拍无聊的风光照;17岁我否决前面所有的歌听OST听爵士,知道用PS修修片;18岁我听日文听椎名林檎听小众或带政治讽刺的歌,除了在社交上喊喊淦别无敢做,开始拍人文;19岁听昆曲,听迷幻,拿森山大道当黑白启蒙老师,把是枝裕和做胶片预设。反正玩啥都不精,毕竟我也不想玩精。

【影评】 校合唱团的秘密 :我也曾像这群孩子一样--在不公面前勇敢无畏

  一旦过了18这个坎,就常常感到身不由己。无论你做什么事不合乎常理,都有一个声音响起:你成人了,你不能为所欲为了。长大,是有代价的。

  小学老师很势利,每个学生的家庭背景摸得门儿清,哪家是当官的,哪家有钱,哪家吃政府补助,哪家是小摊小贩。自然,对待孩子也像那权与钱的金字塔一样,从高到低的差别对待。我最好的伙伴是凭学区进来的,家里也就是普通百姓,但她长得漂亮,声音也好听,担当着早读员,同学们也很服她。市公开课来了,学校很是重视,让老师挑选几个好苗子,在课上能精彩发言。自然,朗读的任务落在我小伙伴身上了。自此后每日上课到公开课的前10分钟,老师都要训练...

我对母校的爱是难以说清的

教育对人的改变有多大?

  少时聪明又贪玩,学期末时,数学老师特意把我的成长手册拿过来,用红笔重重写上“丢失的牛羊可以找回,丢失的时间无法找回”。三年级,她喉癌去世,我在课间眼保健操的掩护下偷偷哭泣。

  四年级转了学,五年级碰到一位被wg迫害的老师,以hwb的方式对待学生,前面已经被12个学校请出,以为这是自己退休前最后一站。老师可以有多坏?每天上课整学生,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第一天的作业是写日记。日记,日记,隐私至极的东西,第二天当成作业交上去时,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在日记里描述了这个老师:x老师穿着紧身的银色皮裤,肥胖的肉被挤的一块一块,画极浓的妆,我真是想念xx老师(原来的老师)啊!果不...

肉腾腾:

儿子不肯学手艺。连合影,也不愿意跟他站在一起。前后摁了好几张,眼睛也未曾离开过电视荧幕一刻。
我以为看出了他眼神里的沉郁,他却粲然一笑,“年轻人,随他去吧。当初我迷竹编,老豆一直骂我不入流。”

死是无法避免的
我已经历几场死亡 其中童年的死亡最令我难过
它的遗像太立体了
一只玩到脱线的毛绒兔子
一个电池盒磨出印子的遥控汽车
一个坐在父亲肩头上的娃娃
。。。太多了。。
后来我想通了
我的死也会很立体
只要有人记得我

阶级

兰亭  无暮春去,憾也

©恒河沙亿 / Powered by LOFTER